????容黎将文清公主抱着,没有撒手。

????二人的温度,短暂的交融了片刻。

????文清公主回过神来,吓得花容失色,忙挣扎。

????容黎这才松开,还绅士风度的往后让了让。

????文清公主惊魂未定,一边捂着胸口,一边仰头埋怨的看他。

????容黎淡淡的瞅着她,开门见山的问:“你跑什么?”

????文清公主很委屈:“那你,追什么……”“什么?”

????容黎没听到她的话,往前倾了倾。

????文清公主不敢说了,只使劲摇头。

????她就像只小兔子,永远一惊一乍的。

????容黎不解,明明她在容倾面前,侃侃而谈,从容清雅,为什么面对他,却颤颤巍巍,哆哆嗦嗦的。

????他有这么吓人吗?

????“我就说一句话,听不听随你。”

????文清公主悄悄的盯着他,等他说下去。

????“容倾并非良配。”

????文清公主:“?”

????容黎看她还懵懵懂懂的,有些烦:“不是说联亲失败,要回去吗?

????怎么突然又跟容倾接触上了?

????他是什么人,你打听过吗?

????糊里糊涂的,还没傻够?”

????傻?

????文清公主不解。

????他为什么要说她傻?

????她哪里得罪他了吗?

????还有,她和容倾,只是见了两面,他们怎么了吗?

????文清公主很不服气,想抗辩,于是,她开始蓄力,使劲憋了半天,终于憋出了一个字:“哦。”

????容黎:“……”容黎按了按眉心:“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????文清公主低着头,小脸绷得紧紧的,闷闷的说:“……懂。”

????容黎皱眉:“懂?

????那明白该怎么做了?”

????文清公主小幅度的点了下头。

????容黎不满:“说话。”

????文清公主掐了掐自己的指尖,还是说话了:“……明白。”

????容黎又问:“明白什么了?”

????文清公主觉得他简直比太傅还凶。

????问的问题,比太傅还致命。

????她都快哭了,一没听懂题干,二没抓到踩分点。

????最后,她也只能试探性的回答:“明白,容倾公子并非良配?”

????容黎严肃的脸上,终于有了点缓色。

????文清公主松了口气,看来,自己蒙对了。

????容黎放平了语气,这才道:“容倾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还不足以有能力娶妻生子。”

????文清公主赶紧点头附和。

????容黎看她的样子又顺眼了些:“所以,他若邀你郊游,你千万不要去,他会将你堵在偏僻的野庄留宿,让你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”

????文清公主一愣,的确没想到,那位与她侃侃而谈的七王爷家的小公子,是这种人。

????小公主只得又点了一下头。

????容黎看文清公主受教,心满意足又不失矜傲的道:“那我走了。”

????文清公主眼睛一亮,恨不得他赶紧走!结果容黎又不满了:“想我走?”

????文清公主不敢吭气。

????容黎“哼”了一声,刚才的好心情,现在又烟消云散了。

????这下他不止不走,还在花厅里坐了下来。

????文清公主不知他又怎么了,她左右张望,期待这时能出来一个人,把她救走。

????可明明平日也算人来人往的花厅,今日却愣是找不到一个行人。

????小公主又着急又害怕,她跟个做错事的学生似的,老实的站在容黎背后,完全不敢反抗。

????容黎冷静了一会儿,伸手,敲了敲大理石的桌面。

????“坐。”

????文清公主肩膀抖了一下,有点不敢。

????容黎加重了声音:“坐!”

????文清公主马上坐下,为表慎重,还把双手放在桌面,背脊挺得跟小白杨似的,目视前方,姿势比在太傅的讲堂上还端正。

????容黎指尖一下一下的点着桌面,发出“柯柯柯”的声音。

????“你的事,与我无关,我也不想管,但你到底是友邦来的公主,我是青云国皇亲,来者是客,你的安全,也有我的一分责任。

????之前说你是来联亲的,坊间便多了许多传闻,有人说你要嫁给皇上,有人说你要嫁给……我,现在,既然你自己都说了,谁也不嫁,要回去,那我就希望,你能规规矩矩,安安分分的,呆到回去的那天,这个要求,过分吗?”

????文清公主立马摇头,样子乖得不得了。

????“那你就是答应了?”

????文清公主紧忙又点头,虽然她也不知道,她要答应什么。

????容黎笑了声:“容倾来找你,你不要理,其他人来找你,你也不要理,你能做到?”

????文清公主这回迟疑了一下,没有立刻点头。

????容黎危险的眯起眼。

????小公主赶紧又点头,不过这回,她有一个小小的疑问:“那……我也不用……理你吗?”

????容黎道:“我不同。”

????文清公主看着他。

????容黎老神在在:“我要监督你,所以这阵子,我会经常往别馆走,你不胡闹,就当没我这个人就行了。”

????文清公主吓死了,什么,他来一次不够,还要经常来?

????他是魔鬼吗?

????!……容倾在别馆门口,都快等得睡着了,终于等出了容黎。

????见到人,他立马追问:“你怎么进去这么久,你都干什么?

????你老实告诉我!”

????容黎见有现成的车,就上了车,吩咐车夫往清乐堂驾,随口回容倾的问题:“说了复诊,我还能干什么?”

????容倾不放心:“你见到文清公主了吗?”

????容黎不耐烦的扫容倾一眼:“别馆就这么大,抬头不见,低头见。”

????容倾悔不当初:“早知道我跟你一起进去,假装是你的医童就好了!”

????容黎嫌弃:“医童要十五岁以下的,你超龄了。”

????……而另一边,文清公主终于被她家婢女接回了房间,小公主这会儿还有点惊魂未定。

????婢女知道她方才跟那人在花厅里单独呆了许久,十分担心:“他又说什么了?

????难道还怀疑咱们缠着他?

????警告公主不要招惹他?”

????文清公主摇头,样子有些疲惫:“他说,他以后要常来。”

????婢女一愣:“他为什么要常来?”

????文清公主哪里知道,只能摇头。

????婢女急坏了:“那他还说了什么?”

????“说了许多。”

????文清公主仔细回忆一番,倒是记得重点:“主要是说,容倾公子,不是好人,为人懒散,还有禽兽之相。”

????婢女讶异:“看着不像。”

????文清公主也觉得不像,但那人都特地上门提醒她了,应该不是子虚乌有,就道:“可能,人不可貌相吧。”

????婢女问:“那官仪咱们还送吗?”

????“送。”

????文清公主道:“都答应要送,肯定要送。”

????婢女只得点头。

????文清公主想了一会儿,又道:“下个月太晚了,一会儿你去与几位大人说说,就说我身体不适,不愿在青云国多呆,让他们加紧手里的公事,最好,过几天咱们就走。”

????婢女问:“要这么急吗?”

????“不急不行。”

????文清公主现在还心有余悸:“我怕他真的再来,你不知道,他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,又凶又悍,看我的时候,眼神跟要杀人似的,我觉得他还是生气那些流言,算了,我惹不起他,也解释不清,还是早走为妙。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蚀骨溺宠,法医狂妃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”看日博官方网址_日博游戏平台_日博在线直播,聊人生,寻知己~

????


????